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途九万亿光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给送入洞房了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天的时间,再离皇宫不是太远的地方,一座将军府布置的红红火火,一派喜气洋洋的场面。

    凤宁宫的小院之中,易子风还在死气沉沉的发愣之中,房间门给打开了,几名宫女,拿着衣服、靴子、玉带、花翎等走了进来。

    “驸马爷吉时快要到了,我们为你穿戴吧!”宫女们轻声道。

    易子风有点两眼无神,他有一种如给强女干的感觉。

    本来按正常来说,给你成为驸马,荣华富贵享之不尽,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但是易子风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那不是他情愿的事情,而且他的目标不是留在这里。

    易子风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来到一间将军府之上的,他这个时候已经给打扮的整整齐齐的,新郎官的一切都已经具备齐全。

    “驸马爷请上马。”

    易子风如没有听见一般,定定的站在原地。

    一旁的公公看见,立马示意迎亲队的大内侍卫,抬易子风上马。

    混混沌沌的上了马。

    只听见红娘大声喊道:“吉时已到,启程。”

    欢快的喜兴迎亲喇叭乐曲响起,庞大的迎亲队伍开始向皇宫出发。

    凤宁宫之中。

    “公主你今天好美。”贴身宫女赞叹道。

    安庆公主脸色羞红,一副小女儿的仪态,她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因为自小就病魔缠身的她,有自知的感觉,她活不了多长的时间,就在一个月之前,她患上了那羞人的病,这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不可能患上的病,这一切恐怕都是跟她自小病魔缠身有关系,本以为她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想不到那天的那神医救了她,而且现在她还嫁给对方,她感觉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美好。【△網WwW.】

    喜兴迎亲喇叭乐曲响起在凤宁宫响起。

    “公主,公主,迎亲队伍来了。”贴身宫女惊喜道。

    安庆公主的脸更加红了,她这个时候已经盖上红头盖。

    安庆公主的房间之外。

    “驸马爷,请敲门。”红娘要求道。

    易子风哪里会有反应。

    随队的公公早知道会这样,于是命人拉着易子风上前敲门。

    “咯,咯,咯!”

    “公主请上轿啰!”红娘大喊着。

    本来女方家中人要询问新郎关于新娘或者刁钻的问题来向新郎要取红包的,但是这个时候,这个环节省略了,易子风给人拖着把安庆公主迎上了巨大的花轿。

    安庆公主给迎接上了大花轿,迎亲队伍开始走另一条路回那不知名的将军府。

    巨大的场面,挂满了红色的布条,灯笼、花朵等等。

    文武百官都在,将军府的最上座之上,那是朱元璋和皇后的身影。

    “一拜天地。”

    易子风完全是给人摆弄着。

    “二拜高堂。”

    高堂就是朱元璋和皇后,能让朱元璋和皇后亲自来到这里,为易子风和安庆公主完成婚礼,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不过对于这一切,易子风都没有感觉,就算给一个皇帝他做,也没有用,这里怎么都只是一方囚困的天地而已。

    “夫妻对拜。”

    最耳熟能详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了,拜天地的程序走完。

    “送入洞房。”

    “呼!”易子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他知道再发愣下去也没有意思,与安庆公主成为名义上面成为夫妻已经定了,这是不可改变的事情,至于真正的夫妻,他慢慢的想办法吧!

    公主出嫁,整座应天府国都之人都知道了,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气氛。

    将军府之中,人声鼎沸,喧闹的人群开始宴席的美味,酒香在空气之中飘洒。

    豪华宽阔的房间之中。

    点点星火摇曳,淡淡的香气泌人心肺,一股旖旎的气氛悠然而生。

    易子风面对如此的情景,他有点如坐针毡的感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易子风也不跟安庆公主说话。

    夜更深了,外面的宴席已经开始慢慢散去。

    豪华的房间之中,本来旖旎的气氛现在变得有点压抑起来。

    易子风的心情开始变得烦躁起来。

    熬!非常的难熬。

    “咕噜!咕噜!”易子风开始大口大口的灌自己酒。

    安庆公主一直就坐在床边,不吭不响的。

    一心求醉的易子风很快就有点醉意了,加上自己的烦躁心情,他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安庆公主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她自己悄悄的掀起了半角红头盖,发现自己的驸马把自己灌醉了,她心中不禁充满了委屈。

    两个时辰之后,易子风迷迷糊糊的醒来,他这个时候感觉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的,一时间记不起自己在哪里。

    不过随后他就清醒了,他看着外面的夜色,这个时候已经快要到黎明时刻了。

    目光转向床边之上的安庆公主,发现安庆公主依然坐在那里,姿势也没有变过一分。

    易子风愣了,他想不到安庆公主就这样坐了两个时辰。

    “唉!”易子风深叹了一口气,这情况好像有点残忍,对安庆公主的残忍。

    走到床边坐下,易子风把安庆公主的红头盖揭开,映入眼前的是一张暴雨梨花过去的脸孔,上面带着一丝疲惫。

    “安庆你可否认为我们这样是一个错误?”易子风询问道。

    安庆听见身体一震,有些不安的摇了摇头。

    “安庆你知道么,我们这样结为夫妻是不会有幸福的。”

    同一个动作,安庆依然是摇了摇头。

    “你不要只是摇头呀!你有什么要说的,你就说出口呀!”

    安庆沉默着。

    易子风看见轮到他摇头了。

    “我跟你说了,你跟着我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为何?你是驸马,我是公主,只要我们相爱,怎么会没有好日子过?”安庆幽幽的说道。

    看见安庆终于都说话了,易子风松了半口气道:“相爱?我们怎么相爱,我们才见过两次面,是你父亲硬是要结合我们,我跟你说白了,我是不会留在这里,不会留在应天府,也不会留在大明国。”

    “夫君,你去哪里,我都会跟随。”

    “安庆你不会明白,我是天机府的人,我不会只留在一个地方。”

    “不要紧,你去到哪里,安庆就跟随到哪里,只求夫君不要抛弃我。”

    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嫁给了易子风,安庆这一辈子就认定了对方。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