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途九万亿光年 > 第六十二章 四级基因武者的碰撞
    “嘎!要动手正合我的心,这就是你们武者真理所最强的么?沙狂去让那小家伙认识一下什么才是力量。”朱砂吩咐自己的第一头马出手。

    武者真理所之外,煞科杰森看着一头张狂头发的沙狂,脸上露出一片战意,好久没有跟自己同级别的武者交手了,经历过潘多拉星球的血战,他对自己充满信心,不过同时也不会有一丝的大意,这也是历练,练出来的经验。

    沙狂眼眸之中闪过一道精光,对着煞科杰森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对方进攻,那神情根本就没有把对方放在眼中。

    煞科杰森可没有客气,潘多拉星球的历练,让他认识到嚣张大意是战斗最大的忌畏。

    “砰!”脚下气浪瞬间炸开。

    沙狂虽然狂,但是对手同样是基因四级武者,他还没有嚣张到无视的状态,一只拳头快速击出。

    两拳相交,发出一声闷爆之声。

    力量的试探,煞科杰森感觉对方要比自己强那么一点点,硬碰的战斗对他没有益处,身体立即快速的围绕着沙狂转动。

    “唰,唰,唰!”攻击连连快速击出。

    沙狂发现对方的力量要比自己弱,脸色狞笑起来,对于煞科杰森的快攻,他大开大合,直接就想以力量碾压对方。

    煞科杰森哪里会以短攻长,拳头与对方一碰即退。

    “会长,狂杀老大赢定了。”筋肉雄在一旁兴奋着。

    “这当然,一名小子而已,虽然同样是基因四级武者,但是哪里是狂沙经过众多杀伐而提升起来的老手对手。”朱砂理所当然道。

    稳压着煞科杰森的狂沙,就如他的名字一样狂,现在根本就不设防,以他的经验,眼前的小子支撑不过他一分钟。

    “易所长,煞科杰森危险了。”武者真理所弟子担忧道。

    然而易子风却微微一笑,“未必。”

    就在这一刻,煞科杰森给对方逼迫的狼狈无比,一只拳头让其躲无可躲。

    沙狂脸上这个时候已经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速度!煞科杰森从来都不输于对方,他的脸上也同样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他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对方因为要一招解决他而空门大露,面对直轰他要害的拳头,身体微微一偏,同时化拳为手刀,一刀切出。

    “咔嚓!”煞科杰森的身体给击飞,同时传来骨头裂开的声音。

    “嗯!竟然能幸运的避开心脏的位置,不过就算这样,你的一只手已经废掉,下一招保准送你见阎王。”狂沙狂笑着。

    下一刻,狂沙的笑容凝固了,因为他感觉到了强烈的疼痛,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胃部位置,给割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正不停的往下流。

    “我杀了你。”狂沙咆哮一声,如猛虎般扑出。

    “煞科杰森赢了。”易子风低声道。

    煞科杰森虽然给击裂了肩膀的骨头,但并没有失去战斗力,只是攻击的力量变弱了一半而已,而现在的情况,他无需再进攻,躲避就行了。

    五秒,十秒......二十秒。

    每过一秒狂沙的攻击速度就慢上一分,强行催动力量,让其鲜血如泉。

    “砰!”煞科杰森一个旋踢,瞬间把狂沙踢飞。

    株三社的暴力人员看见如此情况,本来兴奋无比的脸拉成了长长的。

    朱砂重重的一脚踏地,整个身体的肥肉不停滚动着。

    “小子废我第一头马,拿你的命来尝。”

    “噢,噢,噢!朱砂亏你还是一方势力的老大,打算车轮战?”易子风嗤笑道。

    朱砂听见怒气冲冲,一步踏出狠狠道:“让你们武者真理所所有人出来,别说我朱砂以大欺小。”

    “我陪你玩玩。”黑狼走了出来。

    “黑狼你没死?竟然成为了武者真理所的人。”朱砂刚才一点都没有发现黑狼的存在,这个时候惊讶无比。

    黑狼之名虽然不是谁都认识,但是朱砂这样的暴力人员怎么可能不知道,黑狼可有不少势力曾经招揽过他的,但都给拒绝了,最后加入到鬼宫在环城这里的一个猎杀赛场,成为一名猎杀拳手。

    有消息传出,鬼狼在几天之前给废掉了,不想现在竟然出现在这一家武者真理所之中。

    “朱砂,我的命是从这里给救治回来的,所以我得要支付足够的费用,你今天就是第一笔费用。”黑狼没有说他是武者真理所人,这么说自然是易子风所吩咐的。

    这是因为鬼宫的原因,鬼宫没有说放人,易子风不敢在明面说鬼狼是他的人,尽管鬼狼是给鬼宫在环城的猎杀拳赛馆抛弃出来的。

    鬼宫是废土星之中一个神秘而恐怖的势力,有人说鬼宫是太初星盟帝国之中延伸过来的势力,整个废土星没有哪一个势力敢跟鬼宫对抗,不过幸好的就是鬼宫从来不圈什么地盘。

    不过鬼宫在废土星各个城市之中都开有猎杀拳赛馆、赌城、夜城和雇佣兵公司等。

    “黑狼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出战?”朱砂询问道,如果对方以鬼宫人员的身份出战,他可不好出手,鬼宫不是他株三社可以对抗的。

    “我刚才说过了,我需要支付足够的费用给武者真理所,你就是第一笔费用。”

    这是一个含糊的回答,朱砂目光凝重。

    “黑狼你退下吧!我是武者真理所的所长,这问题应该由我来解决。”易子风突然说道。

    “易所长你......”黑狼有点担忧的看着易子风,因为他知道易子风并不是武者。

    易子风走上前,对着朱砂道:“朱砂,我武者真理所并不想跟谁有冲突,我这么说不是我们武者真理所怕谁,而是我武者真理所只想安安稳稳,顺顺利利的为广大武者服务,同时做点小生意,有我们武者真理所在,其实对整个环城都是一件好事,因为谁不会有受伤的时候,而有我们武者真理所在,谁都能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易子风这话不但是说给株三社的人听的,还是说给那些暗处,和远处的人群听的。

    武者真理所这里如此动静,这个时候早已吸引了不少看热闹之人,易子风这话无形之中为武者真理所做了一个很好的宣传。

    “哼!重伤了我的人,说这些话就想让我朱砂罢手?没门。”朱砂无形的气息向易子风笼罩而去。

    “那你想要怎么才能罢手。”易子风现在确实不想跟株三社硬碰,因为这样会影响他的计划,一开始之所以那么强硬,也是不想让朱砂感觉他武者真理所好欺负而已。

    古人有先礼而后兵的说法,但是在这时代之下,在这环城之中,并不适用,先兵后礼才是正途。

    只听见朱砂气势逼人道:“要我罢手也不是不可能,你是这武者真理所的所长,我是株三社的舍长,你跟我来战一场。”

    “朱砂你这是在放屁,五级殖装武者对战不是武者之人,亏你有脸说出来。”黑狼第一时间就喷骂着。

    朱砂就算脸皮再厚也拉不下面子,但他就是要把场子找回来,于是改口道:“一招,你能在接下我一招,今天这事情就算了。”

    一招跟战一场,这有分别么?武者真理所众人心中怒骂着。

    “好!就依你的。”然而易子风却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爽快的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