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陨落天寂 > 第三十四章 巨兽入侵6
    馒头还是热的,在现在这种时代想吃热乎乎的馒头实在太简单了,哪怕现在有着极为恐怖的大灾难,但是热乎乎的馒头还是能够吃到的,毕竟不是世界末日。

    不过或许也快了。

    我们三个啃着馒头向着监狱走着,郭棱没有吃我们的东西,毕竟以他的角度来说军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能有一丝懈怠,不过像我们这样惬意的囚犯估计也没有多少了。这样的惬意也就得益于这种乱世了,这么一想我突然又有些庆幸于这种乱世了。

    不过想到这种乱世不出现的话,我们也不会沦落至此的事情之后,我又郁闷了起来。

    “哥,你在干嘛,一会笑一会郁闷的。”宋葉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个傻子,如果不是我刚刚还能正常的话,她一定会以为我脑子坏掉了。

    “没有啊。”我摇了摇头,看着她,道:“什么眼神。请不要用白痴的眼神看我,你哥我正常着呢。”

    虽然我这么说着,不过宋葉的眼神还是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

    “你真的不要也来一个。”宋葉看着在前面带路的郭棱,把馒头递了过去,虽然之前说过不要,不过宋葉还是决定再给一次。

    “不用了。”郭棱冷冷的说道。

    “不要算了。”说完,宋葉气鼓鼓的把手里的馒头收进了袋子里。

    我看了一眼宋葉又看了一眼郭棱,顿时明白了什么,看来我的宝贝妹妹很有可能思春了。

    我一边啃着馒头一边跟着他们走着,枪声已经渐渐的停止了,看来这里是防御住丧尸的进攻了。

    不过也幸好是防御住了,以目前来说,这堵围墙是人类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了,毕竟这堵围墙几乎横跨了数个省,华国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两个月内,拿出人力物力来修筑这数十万公里围墙以外的防线了。

    一旦这里被攻破了,那么丧尸很有可能会直接分散开来,到时候那就是真正的灾难了,到时候也没有人能够拦住这世界末日的步伐了。

    “哥,看来战斗已经结束了。”洛宁说道,这时候的枪声已经停了,看来,丧尸已经彻底的没了。

    “是啊,结束了。”我点了点头,确实结束了,就是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都是始作俑者,也是很有可能成为千古罪人的人。

    “嗯?”我停下了脚步,看向了我右边的一个帐篷,那里有一对母女,不准确的说是一个母亲抱着一个婴儿,因为婴儿穿的是女款的婴儿服所以我才能知道这是一个女婴。

    “哥,你怎么了。”洛宁看出来了我的不对劲,问道。

    “这对母女给我的感觉怪怪的。”我说道,现在是非常时刻,我不希望把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压在错觉之上,那无异于找死。

    “她们怎么了?”洛宁问道。

    “怎么回事。”郭棱看我们停下了脚步,便走过来询问道。

    我看着这对母女,心中的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大,那是一种极为不详的感觉,像是那种极为躁动不安的感觉。

    “哥,说那对母女又问题。”洛宁说道,她不隐瞒什么,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一种怀疑而已。

    郭棱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此时那个母亲正抱着女婴哄她睡觉,嘴里此时还念念有词的,应该是某一种童谣歌曲。

    我皱了皱眉头,向着她们走去,可是走的越近那种不安的感觉便越来越多,他们三个也跟了过来,不过我最后还是停下的脚步,停在这对母女十米远左右的距离,此时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简易的帐篷,而这对母女正坐在帐篷前面的一个小凳子上。这本没什么,毕竟突然有着一百多万的人突然涌入一个城市,这种帐篷应该算是随处可见的,但是我的感觉就是不安。

    “到底什么情况?”郭棱看着我说道。

    “不安的感觉。”我闭上眼睛说道,我在感受,我也不知道这种不安的感觉从那里来,但是在看到这对母女的时候。这是心里突然让人很害怕,很恐惧。

    “洛陨镇的童谣。”洛宁突然说道:“这个阿姨唱的是洛陨镇的童谣。”

    “童谣?”我睁开眼睛,仔细听了起来,这个位置刚好能够听到这个母亲唱的童谣。

    “九天山,洛陨镇,有天光,有希望,孩子,孩子,你不闹,妈妈陪到白头……”

    “长岁歌。”

    我突然说知道了,这是洛陨镇的独特歌曲,这首歌寓意着一家人健康长寿,一家人能够被上天眷顾。这是我的妈妈在我小时候经常哼给我们听的。

    但是这一刻,我却完全没有怀念的感觉,我突然有种惊悚感,我看着这对母女,这对母女像是完全没有看到我们一样,继续一边摇着一边哼着她的童谣。

    这个破地方哪来的洛陨镇的人会哼着这个童谣,这个童谣虽然在洛陨镇流传,但是却没有在外面流传,外界的人知道的少之又少,甚至很多洛陨镇本地的人都不知道这个童谣。

    这个童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传的,知道的人也知道老一辈人和土生土长的洛陨镇的人才知道的。

    可是这个母女很显然不是洛陨镇的人啊,她们的动作行为根本就是土生土长的山城的人。

    像是突然发现我们一样,这个母亲突然看向我们了,她看着我们突然笑了起来。从刚开始的很慈祥,然后越来越狰狞。越来越疯狂了起来。

    “哈哈哈。”

    她突然笑了起来,这时候郭棱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看着这对母女,拔出枪指向她们。

    突然间,那个母亲手中的婴儿突然动了起来,那是一只干瘪枯黄的手伸了出来。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从刚刚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这个母亲身上,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婴,而那种不详的感觉恰恰是这个女婴发出来的。

    这个女婴已经被丧尸给感染了,变成了一个丧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