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陨落天寂 > 第二十九章 巨兽入侵1
    巨大的兽吼惊天动地,远处的山林中烟尘四起,大地震颤,恐怖而又巨大的黑影不断的从远处的山林之中出现,那是巨兽一只又一只的巨兽从远处不断的冲了过来,似乎要将一切踏平碾压的气势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也伴随着所有人的恐怖。

    “哥,你怎么了。哥,你别吓我啊。”洛宁看着我捂着脑袋的样子吓坏了,声音带着哭腔。

    “走,快走。”没时间说其他的废话了,尽管我现在脑子很乱,但是,我却知道,我上当了,上了那只翼龙的当了,他把我和洛宁当成了诱饵,一个打通人类世界的诱饵。

    轰轰轰

    巨大的轰炸声在远处传了过来,远处一朵又一朵的蘑菇云不断的绽放开来,给漆黑的夜晚带来了一片光明。

    只不过这一片光明并不代表人类的希望。或许恰恰相反,这道光是人类绝望的象征。

    咯吱

    脚下传了一阵颤动,我们不听的向后方跑去,他们已经开始把桥收回去了。

    不过就在桥刚刚收到一半的时候。一直巨大的手猛然抓住了要收起来的桥,一瞬间桥整个停住了。

    而这是我们也到了桥了另外一边。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另外一边,此时哪里有已经有着无数的丧尸,这群丧尸不断的向着这里爬着,不断落入前方的护城河中,不过可惜的是护城河之中等待它们的并不是河水,而且一根又一根锋利的刀刃和被削尖了的竹子。

    “把那只手给我轰下去。”

    我的耳边传来这样一个声音,下一刻,一发火箭弹就向着桥的另外一边轰了过去。

    血雨纷飞,那只手不出所料的被炸成了稀巴烂,不过桥并没有继续上升,桥上多了另外一只手,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最后有着七只巨大的手抓住了桥,这个原本悬在半空中的桥终于不堪重负的倒了下去。

    而另外一边四只十几米高的巨大人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人猿仰天咆哮一声,然后向着这里冲了过来,紧接着,后方的丧尸大军也冲了过来。

    咻咻咻

    一颗又一颗的火箭弹向着桥上轰去,不过它们目标并不是这四个人猿巨兽,是下方的桥,桥已经不能再保留了,必须炸毁。

    这确实是最稳妥的方法,不过,却没有任何作用,只见那群巨猿像是有灵智的一般,直接用身体去抵挡这一发炮弹,然后被炸的稀巴烂。而也就这一会的功夫,这群丧尸居然成功的突破了天桥。

    “撤退,退到围墙后方!”

    远处有人下达了这样一个命令,然后所有人便不断的向后方撤去,而围墙上方,枪声不断的响起,大门被打开,我们也跟着退进了围墙里面,不过下一刻,我和洛宁便被人按在了地上。

    “把他们给我带下去。”一个身着军装的人冷冷的看着我们。眼睛深处似乎有着无尽的愤怒。

    我并没有任何挣扎,因为这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徒劳而已,我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去反抗他们这一群经过专业训练的军人,而且就冲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们说不定有权利当场把我给枪毙了。

    洛宁也没有反抗,她似乎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洛宁做什么事情都会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她一直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很快便被带进了一个监狱,我和洛宁被关在了一起。

    警卫没有说什么,把门锁好便离开了,看来外面状况不是很好。

    “哥,你没事吧。”洛宁看着我说到。

    “没事。”我说到:“不过,看来接下来会有大事发生了。”

    “是吗?”

    洛宁笑了笑,我不知道是是怎么笑的出来的,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在和我说话。不过直觉告诉我,现在洛宁的状态似乎并不好。

    “哥,你说我们会死吗?”洛宁看向外面,听着外面的炮火和咆哮声问到。

    我愣住了,这是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两个月前我是生活在一个安逸的环境,当时的我想的是如何把考试成绩提上去,将来该选什么专业,做什么。

    而所有的一切便在一瞬间化为了灰烬,安稳的生活,我的父母,我的一切。

    而在这两个月之中,我的思想被操控了,根本就不会去想这个问题,两个月以来我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却普通走肉一般,一个人独自的走着,吃着商店里的东西,沉浸在被制造的幻觉里。也根本不会想。

    “也许吧。”我看着洛宁突然笑着说道,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形式说出这种话出来,不过却也不能有过多话语了,毕竟这种乱世之中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洛宁看着我,看了一会,突然说道:“哥,你变了。”

    我愣了一下,不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

    “以前我要是说出这种话你是不会这么说的,你大概会敲一下我的头然后说想什么呢。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一种态度。”洛宁缓缓说道。

    闻言,我突然有种惊悚感自自己的心里流出,那是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感觉,同时我也为自己刚刚的心态感觉到一阵后怕。

    什么叫也许会死,只有对一切都漠视的人才会说出这种话出来,那种人漠视生死,更加倾向于现实,他们不许怕死亡,可能还会有死亡才是最好的选择的心态,很显然,这一刻的我便成了这种人……

    漠视生死的人一般只有在战场才会出现,一种是军人,他们有着自己需要保护的人,这种人虽然漠视生死,但是他们有着自己活下去的意义,对他们来说他们身后需要保护的人才更加重要。

    另外一种是类似于恐怖分子,他们信仰于宗教,他们有着心灵上的寄托,他们知道为谁而战,这种情况下他们便不再畏惧死亡,对于这种人来说死亡是光荣的。

    但是很显然我并不属于两者之中的任何一个,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人对于生死都漠视了,那么只有自己的心态出问题了,那是一种对于现实很失望的麻木的心态,类似于忧郁症,但是却比忧郁症还要严重的多,如果说忧郁症最后会害了自己的话,那么这种心态便是害人,一旦对!生死漠视那么对于他来说一切生命便如草芥一般,很容易走上一条恐怖的路,同时也很容易葬送了自己,特别是在这种和平已经不再存在的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