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陨落天寂 > 第十七章 幻境与现实
    老鼠扭了扭头,转动它那庞大的身躯,它转过身再次向我们看来。

    我们没有轻举妄动,如果这只老鼠最后能够走那是最好的,但是这种可能也只能让我们想想而已。

    它再一次动了,向我冲来,我立马跳了起来大骂道:“你大爷的,我又没有惹你,你找我干嘛?”

    不过这只老鼠可听不懂我说的话,或许在它的眼里,我的威胁比姨夫早小很多。毕竟我没有武器了。

    我再一次向着一侧躲去,但是这一次运气远没有之前的好,我虽然躲过了老鼠的正面撞击,但是,在我即将落地的时候,一只巨大的尾巴铺面而来,下一刻,巨大的尾巴直接抽击到了我的胸前,我被抽飞了出去,撞到在了墙上。

    强烈的窒息感让我痛苦不堪,我捂着胸口那里剧痛无比,同时我感觉自己的呼吸犹如供应不上了一样,这一刻我感觉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我抬起头,看到老鼠再一次向我冲来,不过这一次,它没能如愿的撞来,因为一把刀直接插在了它的另外一只眼上。

    吱!

    惨叫声顿时再次响起,这只老鼠停下了它的脚步,开始四处乱撞了起来,失去双眼的它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威胁了。

    不过很快我发现我错了,这只老鼠虽然失去了双眼,但是,它却依然可以辨别方向,只见它在短暂的慌乱之后,再一次的撞来。

    不过这一次,并不是我,而是姨夫的那一个方向,显然姨夫之前的举动激怒的这只成了精的大老鼠。

    “咳咳咳。不是说建国后动物不准成精的吗?”我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而在我说话间,姨夫已经和这只老鼠交上手了。

    不,不能说的交手,而是单方面的虐杀。

    只见姨夫他也冲向老鼠,不过在要撞上的时候,他一个侧身,手抓住了插在老鼠眼睛上的刀,猛力拔出,顿时墨绿色的血液飞溅,血液溅到墙上,顿时化为墨绿色的浓雾,同时被血液溅到的墙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洞。

    嘶

    我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这血居然还有腐蚀性。

    战斗还在继续,拔出刀后,姨夫看了一眼墙上被墨绿色鲜血腐蚀的洞口,皱了皱眉头,显然这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吱!

    老鼠再一次怪叫了起来,再一次转身,向着姨夫撞来。

    姨夫没有后退,只见他举起刀,在老鼠距离他非常接近的时候,他再一次侧身躲去,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完全躲过,他单脚着地,身体微转,手双手拿刀,向下用力砍去。

    吱!

    惨叫声再一次响起,鲜血飞溅近十米,老鼠那巨大的鼻子被姨夫重重砍了下来。

    姨夫在把老鼠鼻子砍下之后,便快速向后躲去,以防被那墨绿色的血溅到。

    站稳后,姨夫举起刀,漠然道:“这一次看你怎么定位我的位置。”

    老鼠的视力并不是很强,可以是老鼠是天生的近视眼,虽然有眼睛,但是视力非常差,只能看到几米以内的东西。不过它们的听觉与嗅觉却非常的发达,而姨夫现在斩断它的鼻子,就等于斩断它的一只真正的眼睛,起码这只老鼠无法再辨别方位了。

    姨夫没有犹豫,他再一次举起刀,向前冲去,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就是给自己留下致命的威胁隐患,姨夫以前是做雇佣兵的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并不打算给这只老鼠任何喘息的机会,先下手为强,在它还在慌乱挣扎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将它击杀。

    他速度飞快,刀释放出寒芒。

    这时候我也缓了过来,我看着姨夫冲过去,看着姨夫手上释放出寒芒的刀,多少感觉不对劲。

    刀上没有血!

    “回来!”我大声叫道,是的,不对劲,明明在老鼠身上留下了这种致命的伤,但是刀上却没有一点血迹,这怎么可能?

    但是,为时已晚,姨夫一脚踩在老鼠的尾巴上,高高跃起,他打算一刀斩在老鼠的脑袋上,给予致命一击,变故发生,老鼠背部突然生出一只手,这只手非常大,和人差不多,它一巴掌拍在姨夫身上,直接将姨夫抽飞出去。

    我骇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只老鼠再一次变异了。

    我突然想到之前在山洞的时候,那些巨兽有的还会喷火,有的还会吐蜘蛛网,我顿时冷汗连连,这些巨兽还有特别的本领不成?

    不过,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只老鼠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叫也不动了,然后居然开始慢慢的消失了。

    咳咳咳

    姨夫挣扎着起身,他吐了一口血,显然刚刚的撞击给了他不轻的伤。

    我跑过去,将姨夫扶起,我们看向老鼠消失的地方,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姨夫说道:“是幻境。”

    “怎么可能?”我感觉匪夷所思,道:“这怎么可能是幻境,我们都受伤了这一点怎么可能是幻境。”

    “我也不清楚了,但是这绝对是幻境。”姨夫的语气充满了肯定,他指着之前的墙,说道:“你看,刚刚墙上被腐蚀的洞也消失了。”

    我抬头看去,果然原本应该伤痕累累的那面墙此时自己恢复如初了,没有丝毫的痕迹。

    我又看了看四周,发现无论是之前被撞毁的柱子,还是其他的东西此时都已经恢复正常,没有一丝一毫被损坏的痕迹,而地上此时也只有我和姨夫两个人的脚印。

    “我们特么刚刚在和鬼打架吗?”在这种诡异的状态下,我直接开始爆粗。

    这一切简直让人崩溃,我们负伤了,但是把我们打负伤的巨兽却不见了,甚至它存在的痕迹都消失不见了,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这些状态了,我只能怀疑我们撞鬼了。

    “看来,我们又被玩弄了。”姨夫放松下来,他倚在墙上闭上眼睛漠然道。

    我可以感觉到他心中的暴怒,那种别人玩弄却无可奈何的暴怒情绪。

    “它在拖延时间。”姨夫挣开眼睛,突然说道。

    “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我说道。

    姨夫点头,继续说道:“我们一直都在它的监视之下,我们说的每一句话它都知道,它知道我们出去一定会阻止它的计划,所以就制造了这个半真实的幻境给我们,拖延我们时间。”

    “它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我很好奇,之前那么多的机会可以直接将我们抹除,但是我们现在却依然活蹦乱跳的,这不正常。

    “或许我们还有利用的价值。”姨夫说道:“我们活着对它还有好处,所以我们不能死。”

    “为什么是我们?”我疑惑不解,确实,这一切好像都在针对我一样,我好像是它最重要的一刻棋子一般。

    “应该是你。”姨夫转过头,看着我说道:“你才是真正的棋子,我只不过是辅助而已。”

    我沉默不语。

    姨夫站了起来,看着前面说道:“走吧,这只老鼠消失了代表的它的目的自己达到了,我们现在只能赶紧和外面的人汇合吧,虽然已经晚了,但是看看还能不能挽救一点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调整过来,虽然在它的眼里我是一颗棋子,但是我这颗棋子可不是那么好利用的,既然让我当棋子,那么就看你有没有被棋子反噬的觉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