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陨落天寂 > 第十六章 再现巨兽
    “该死的,一点信号也没有。”姨夫拿着手机,向着四周不断的移动着,试图在这下水道里找到信号,但是这里距离地上有着将近十几米的距离,加上墙壁又有很多的铁皮,这里很难找到信号。

    我的脸色也很阴沉,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我只能祈祷我的猜测是错误的,除此以外,我想不到我还能做到什么。

    姨夫搜寻了一会,发现实在找不到任何信号了,便转头对我说道:“走,我们要赶紧到陆地上去,不管你的猜测是不是准确的,这件事必须要通知山城部队,不然一旦真的那只翼龙在山城肆虐,那么很有可能全国都会受到影响。”

    我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很有可能不是全国,而是全世界!这只翼龙的目标很有可能是这个星球啊。”

    “这个星球?”姨夫的声音有着不敢相信的感觉,道:“开玩笑吧,这只翼龙打算在这个星球扩散病毒?怎么可能,全世界那么多个国家,其中的先进武器更是数不胜数,更有很多的大杀器,你说它想入侵地球?”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姨夫说道:“姨夫,话是这么说,但是你应该早就已经想到这些了吧,只是你不想相信,不愿意接受这种可能而已。”

    姨夫陷入了沉默,半晌后,他苦笑的看着我说道:“确实如此。这些太疯狂了,这个地球以外的东西,确实让人感觉到匪夷所思,”

    “是啊!”我叹息道:“代价太大了,虽然仅仅只是我的猜测,但是一旦成真,那么人类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太科幻了。”姨夫摇头,道:“我退出雇佣兵太久了,心态也发生了太大的改变了,以前的我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热血沸腾的想要去杀丧尸,但是现在却更多的是不敢相信这一切。”

    我们再一次向前走去,一边走,姨夫一边说道:“我现在感觉很离奇的是你的父母,为什么他们能够最后和正常人一样和我们沟通呢?”

    “或许也是翼龙在捣鬼吧。”我说道,每次一想到我的父母,我的心中总是莫名的酸楚,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杀了他们啊。

    “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姨夫突然说道:“还有,我们在被丧尸团团围住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还能逃出来,虽然下水道入口就在你家门口,但是在周围被团团围住的情况下,好像就那一条路是开通的,虽然有很多的丧尸也在攻击我们,但是却没有让我们受到一点的伤害,就好像有一只手在操作着一切,故意让我们逃出来一样。”

    我闻言顿时思索了起来,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太幸运了,虽然很多惊险,但是却没有一点的生命危险。好像有人在冥冥之中操作着一切,对我们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一样。

    姨夫一拳锤在墙上,愤怒道:“这种被人戏弄于股掌之上的感觉真让人不爽啊。”

    突然间,我们两个都楞住了,然后我们看向对方,异口同声道:“幻境!”

    “没错了。”我们这一刻终于明白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是幻境,而现在就是幻境的终结的时刻。

    “幻境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又从什么时候把我们所有人都欺骗的。”姨夫自语,不是和我说话,他在自语。

    “怎样终结,这一切又是否真实,你又是真是假。”我也在自语,幻境太深了,不知怎样破解,我不知道姨夫是真是假,既然是幻境,姨夫又是否是幻境凝结的,他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们的幻境又是怎样凝结在一起的。

    突然姨夫看向我,他举起了枪,道:“真的假的,我不知道。”

    我拿出匕首,看着姨夫,道:“同样的,我也不知道你是真是假。”

    我们互相对视,身体紧绷,我们不知道对方是真的还是假的。

    太真实了,我无比惊悚,这一切太真实了,无论是我父母的死亡给我的伤痛,还是那一切的恐惧,对我来说都非常的真实,这一切的情绪都好像是从我内心深处来的一样。

    我努力的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一切,从发现尸体到进入镇子再到我父母的一切,我不断的回忆着一切,想从这些事情中找到一切。

    但是很快我便收回了思绪,因为姨夫他动了。

    枪声响起,子弹从我身旁飞过。

    吱!

    一声怪叫在我身后响起,我惊悚顿时向着前方翻滚而去。

    我滚到姨夫身边,站了起来,向后看去,顿时一阵后怕,因为在我之前的地方,一只大老鼠正看着我们,它一只眼睛闭着,流着墨绿色的血液,应该是姨夫刚刚打瞎的。另外一只眼正散发着墨绿色的光芒。

    而这只老鼠足足有一辆小汽车一样大。

    而这只老鼠顿时让我想起了之前在山洞里的那些巨兽。

    “所以我说这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感觉很不爽吗?”姨夫声音发冷,看着老鼠发出让人心颤的寒芒。

    那是一种杀气,一种在战场上长期战斗所养成的杀气。

    我的脸色也很阴沉,是的,被耍了,之前为什么我们会突然冒出这是幻境的念头,这种念头平白无故的出现,然后差点让我们自相残杀。

    有人在玩弄我们,从头开始都在玩弄我们,从到镇子上的疑惑,我父母死亡的伤痛,再到刚刚差点的自相残杀。这一切都是有人在玩弄我们。

    我在愤怒之后,突然感觉一阵后怕,如果刚刚不是姨夫突然从那种莫名的念头中清醒过来,那么我们很有可能会成为这只大老鼠的早餐。又或者我们有一个人会死在对方手里。

    同时我也感觉特别的恐怖,是的,躲在这幕后的那只手居然能够操控人的思想,让人瞬间失去了判断能力,这是何等恐怖的能力,又是何等恐怖的手段,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它又为什么要玩弄我们。

    而就在这时,老鼠直接向着我们撞了过来,它速度很快,但是还好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向着两边跳去,躲过了老鼠的撞击,老鼠撞到了后边的一根柱子上,水泥做的柱子直接被撞断。

    我顿时冷汗连连,这撞击太可怕了,我们一但被撞到,那么直接可以放弃挣扎了。

    相比较我的反应,姨夫的反应完全相反,他看着老鼠,放下了枪,对我道:“刀给我。”

    我闻言把刀直接扔了过去。

    姨夫接过刀,他看着老鼠,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色彩,漠然道:“我不管你是谁,不过我这个人很讨厌被人牵着鼻子走,既然你送这么一个大礼给我,那我不介意收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