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陨落天寂 > 第十一章 诡异的平静
    汽车行驶的很快,我们很快就出了城区,向着洛陨镇的方向驶去。

    “说说看吧,那些所谓的丧尸长什么样?”姨夫说道,此时他面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我点了点头,道:“大体上和普通人差不多,但是他们的眼睛是墨绿色的,指甲很长,脸上有黑色的斑点,牙齿变得和那些电影里的僵尸差不多。他们的力气很大,体能也比正常人要强很多。”

    姨夫点了点头,道:“看来是一群危险物种呢。”

    “确实是危险物种,一般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苦笑道:“我之前要不是躲到了镇上的一个悬崖山洞里,我估计我也要挂在那里了。”

    “你一个练体育的也打不过?”姨夫突然说道。

    “没试过。当时因为洛宁的原因,不敢正面去硬碰,况且当时有三四个,哪怕是我估计也只能对一个而已,而

    且还是勉强。”我说道:“这些丧尸无论是力量,还是体力都比正常人强太多了。”

    “这样啊!”姨夫继续道:“我很好奇,这些让人变成丧尸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病毒吗?”

    “我也不知道。”我摇头,道:“可能和那片把整个镇子笼罩的墨绿色的雾有关。”

    “那片雾又是什么?”姨夫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道:“小毅,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我一愣,道:“什么意思?”

    “我很好奇,墨绿色雾把镇子笼罩起来的时候你们为什么正好不在。”姨夫继续看着前面的路,说道:“而且,你之前说,你们从外面回来后,看到镇上被破坏,我一点也没有看到你有震惊害怕的表情,反而有种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感觉。这不正常。”

    我低下头,心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有着感叹姨夫的睿智,不愧是警察局长,观察力和推断力就是厉害,但是更多的还是纠结于要不要把之前的遭遇说出来。

    “说出来吧。”在我纠结的时候,姨夫突然这么说道:“有着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迟早是会被调查出来的。”

    我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说。”

    当下,我把之前在山上的遭遇和经历说了出来。

    姨夫面无表情的听着,一语不发,在我说完之后半晌后,他才道:“简直不可思议,没想到洛陨镇世世代代口口相传的传说居然是真的。”

    我转头,看着姨夫道:“你相信!”

    “嗯。”他点了点头道:“洛陨镇本来就是一个坐落于一个奇迹中的镇子,这个镇子具体存在的时间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你应该知道你们镇上有一棵古树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知道,那是一棵柳树。”

    “那棵柳树起码已经存活了几千年了,这似乎还只是专家大概猜测的。”姨夫继续道:“而这棵柳树似乎还只是前人栽下的。也就是说这个镇子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了,并且当时应该很繁荣。”

    “几千年前吗?”我说道:“您是说,现在镇上发生的事和几千年的传说有关?”

    “不一定,传说并没有说那些魔鬼长什么样,也没有说大劫难究竟是怎么样的,不过这一切肯定和那条翼龙有关。”姨夫直接说道。

    “翼龙吗?”我皱了皱眉头,想到了在山洞发生的一切,努力的回忆山洞里有没有和丧尸有关的东西,不过不管我怎么想,却什么都想不到。

    那山洞似乎并没有和丧尸有关的任何东西,没有一丝一毫的关联。

    “到了。”在我努力回忆间,姨夫的声音把我打断,我抬头看去,发现有很多警车停在我们前面,足足有二三十辆之多。

    姨夫下了车,和那些警察沟通了很久,然后就看到这些警察拿出了枪,把枪上膛。

    而后全部上车,开始向着洛陨镇的地方前进。

    姨夫回到,车上沉声道:“那几个发现尸体的警察已经找到了,不过他们已经全部牺牲了。”

    “怎么牺牲的。”我问道。

    “被咬死的,身体被咬的四分五裂。”姨夫说道:“四位警察全部一样,都被咬死。死相很惨。”

    “看来就是被丧尸咬死的。”我说道:“刘流当时也是怎么死的。”

    “我知道了。”姨夫点头,道:“如果丧尸已经在这里把人咬死,那么这附近应该还有其他的丧尸。”

    “为什么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呢?”我突然说道。

    “哪里不对?”姨夫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摇了摇头,继续道:“感觉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就是想不起了,这件事情很诡异。”

    “诡异的事?”姨夫也想了想,但是也没有想到什么,道:“算了,一切等到了洛陨镇再说吧。”

    我捏着下巴,努力的向着什么,却还是什么也没有想到,但是我却有种感觉,我这种感觉不能忽略。

    车子行驶的速度慢了下来,毕竟是山路,虽然是水泥路,但是这种半夜的情况下,谁能够保证绝对的安全呢。

    这样的车速下,我们也是过了二十分钟才看到洛陨镇。

    我们听了下来,并下了车,但是看到的并不是被墨绿色的浓雾包裹的诡异镇子,恰恰相反,现在的镇子不仅没有被浓雾包裹,反而一片安静和谐。

    “什么情况?”我一脸的不可思议,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姨夫也是皱了皱眉头,道:“这是什么怎么回事?雾散了?”

    “可能吧。”我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说明雾为什么会消失了。

    “我感觉现在的村子很和谐啊。”姨夫继续说道。

    这时候,一位警察跑了过来,道:“报告局长,我们调查了一下附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

    “好,我知道了,不过继续保持警戒,有异常立刻告诉我。”姨夫说道。

    “是。”那个警察说完就退下了。

    “看来附近没有任何问题啊。”姨夫他说道。

    “我也糊涂了。”我指着前面,说道:“不过刘流就是在不远处的地方被扑倒的。”

    我们走了过去,在周围观察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甚至连挣扎搏斗的痕迹都没有。

    “闹鬼了,卧槽。”我直接骂道,这太不可思议了,明明是下午发生的事,现在来居然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这简直让人难以想象,我现在都有点怀疑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去镇里看看吧。”姨夫说道:“或许那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向着镇子里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