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花灵记之梦兰花 > 第十四章 同床
    自从訾兰搬来花怜殿已经有一周了,隗冥自从那日走后,中间只是命冷彦来过,也只是传隗冥的话“花怜殿除了冥后和木棉,以及两个厨子和两个丫鬟,其余都不可在出现在这殿内。”

    訾兰自然是开心,这段时间訾兰每天侍弄一下花草,摆弄一下房间里的玩意儿,毕竟在现代她也是每天都同她心爱的花花草草一起度过的,到这里只是换了个地方,没什么不同,关键在于隗冥也没有来,这让訾兰更惬意了!

    訾兰心里想着“没有隗冥的日子真是太好了!每天和在现代一样,而且还不愁吃穿又有人伺候,要是隗冥再也不来了才好呢!”她哪里知道这事实偏偏不随她的愿,隗冥岂会不来。

    今日訾兰如往常一样,晚饭后便在拾到那些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訾兰回到屋中“木棉,现在几点了?”

    “几点?娘娘这......”

    “就是什么时辰了?”

    “已经快到亥时了,娘娘”

    “亥时?”訾兰皱了一下眉“这是几点啊?哎~,算了!反正已经天黑了,就当快睡觉的点吧!”

    “娘娘,你又在说什么呢?”木棉听自己家娘娘说的话,一句也没懂。

    “嗯!没什么!木棉,你去休息吧!不用在这了!”

    “娘娘!可是奴婢还要服侍您啊!”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你回自己房间吧!帮我把屋门关上就好”訾兰说话的时候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托着下颚胳膊肘杵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的一盆三色堇,另一只手摆弄着三色堇的叶子和花瓣。

    木棉见状也没多说什么,便出去了,也将那房门关上了。

    木棉出去后,訾兰看着这花,莫名的哀伤了起来,“三色堇,你知道吗?想一想我来到这里也有一个多月了,不知道我那花店里的花怎么样了,应该都枯萎了吧!我自小没有父母,孤儿院里的老师随意对我很好,但是有些话我也只能说给你们这些花草听,你们就像我的家人,可以听我的心事,陪我高兴,陪我流泪,如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哎~!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你知道吗?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呢?”说着流下了一滴泪“算了,我又何必为难你呢?你到底还不如我,又岂会知道我的命运呢?”

    訾兰说着又叹了一口气,随后又摸了摸三色堇的花瓣,便站了起来走到床边,躺下了,然后訾兰又朝三生堇的方向看过去“三色堇,晚安!”说完便准备睡觉。

    谁知訾兰正要入睡,便觉得此时的空气怪怪的,一丝丝暖气在加上一份炽热,弄得訾兰浑身不舒服,那想訾兰一睁开眼睛便看见,隗冥坐在床边盯着她看,眼里满满的爱意。

    此时的隗冥身上竟没有一丝的阴冷之气,訾兰被看的很不舒服,对于隗冥的举动也很是不习惯“这么晚,你......你怎么会来这儿!”

    “不然我要去哪呢?兰儿!”

    听到隗冥叫自己兰儿訾兰就浑身不舒服。“你应该回自己的宫殿啊!”

    “这就是我的宫殿!”

    訾兰一听这话赶紧回驳到“这是我的宫殿,你忘啦!你说的,我是这儿的主人”说着訾兰还扬起了头,理直气壮的。

    “兰儿是我的妻子,那兰儿的地方不就是我的地方,连兰儿都是我的,更何况这花怜殿”

    訾兰一听这话,刚刚想好要回驳的话都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人家可是冥帝,这冥界的一切都是他的,更何况这宫殿,还有可怜的自己。訾兰没话说,只好撇过头去,不看隗冥,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没想到隗冥一下躺在了訾兰的身边。

    吓的訾兰差一点跳起来,“你......你干什么?”訾兰迅速坐起来,一边向着床里靠,一边说着。

    “睡觉”隗冥冷静的吐出两个字。訾兰听这话,心里很是不平“睡觉?这可是我的床!死隗冥!臭隗冥!关键你在这睡了,我去哪里睡。啊?唉~!这......这走都走不了,可怎么办啊!我可不想在这个有冷冰冰的冷气机的房间睡,但是现在可怎么脱身啊!啊~!”訾兰心里都快翻江倒海了,但是她还是得沉住气。

    隗冥见訾兰这个样子,觉得很是可爱,在訾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他起身一瞬间将訾兰从床里抓过来,搂在怀里躺在床上。

    訾兰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隗冥搂在怀里,而且和他同床共枕了!訾兰很是不愿意“你干什么?放开我”还不时的挣扎,想要离开隗冥的怀抱。

    隗冥刚刚闭上眼睛想安静睡觉,谁知訾兰又闹腾起来,不得已“兰儿是在挑逗为夫还是在考验为夫?”说着隗冥搂住訾兰的腰,压在了訾兰的身上。

    訾兰瞬间僵化了,一动不动,半天才反应过来“啊......不......不是,我......”訾兰现在脸涨得透红,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隗冥见这样的訾兰,内心一团火在燃烧,但他知道不可以,只好压制住自己“那兰儿就安静些,不然为夫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訾兰点点头,没说什么。隗冥也好好的躺在訾兰身边,只是还将訾兰在怀里紧紧抱住。

    此时的訾兰,不知该怎么办,但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被隗冥抱着也不敢多想什么,生怕他发现,最后渐渐睡去。

    隗冥看着訾兰熟睡的面孔,在訾兰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也闭眼熟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