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花灵记之梦兰花 > 第七章 魔女
    冷寒殿中,香味越来越浓,花瓣漫天飞舞,但又有谁知道,这花瓣似尖刀,只要那人一发力就会成为杀人不见血的利器,而这香味迷人心智,如若使用的人加一点力,这冷寒殿怕是没几人能抵挡,而制造这场景的人,恐怕在这冷寒殿之中,只有四个人知道,而能抵抗的人恐怕也只有隗冥一人。

    忽然一个用兰花花瓣叠加制作的椅子,就落在訾兰和隗冥即将要走到的冥帝的水晶寒座的旁边,“冥帝立后,如此宴会,竟不请我这魔界之主,冥帝可是没将我放在眼里”说着来人的身型慢慢清晰,从脚到头部,慢慢显现出来,一个娇小的女孩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女孩侧躺在这椅子上,眼睛以下的面部,用面纱遮住,眼睛闭着,一身大红色,头发用青色的发带简单的系上,这个女孩年纪不大,但是气势却不低于隗冥,根据她的话,众人一身冷寒,来人正是魔界的现任魔尊——魔女时俽。

    时俽,魔界现任的魔尊,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身型瘦小,面色白皙,关键她有一双单眼皮眼睛却是一双丹凤眼,那双不大的眼睛却能杀人于无形。

    话落时俽的眼睛慢慢张开,看向隗冥和訾兰,而当她看到訾兰的时候眼神恍惚了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魔尊是来抢亲的。

    “俽儿”那位身穿藏青色锦衣的男子,严肃的叫到。这位男子正是魔界的左护法——阴离。

    阴离,魔界左护法,前任魔尊的好友,时俽一生的守护者,也是唯一可以让时俽听话的人。

    此时的阴离知道,时俽不会在听话,今天他没有将冥帝大婚的事告诉她,以她的性格,不仅会不听话,而且能做出什么来,连他都不得而知。

    “魔尊能来,冥界不胜荣幸”隗冥在阴离叫时俽后,吐出这几个字。

    时俽从椅子上起来“没想到冥帝如此欢迎本尊,”说着右侧嘴角上扬,微微一笑,眼睛一眨看向阴离道“离哥哥,你放心,我今天是来参加宴会的,不会做什么!”说着走向訾兰,对着她上下大量“不愧是要立为冥后之人,”

    訾兰被她打量的浑身不舒服,但是她知道这个女孩来者不善,訾兰心理嘀咕“她不会是喜欢隗冥吧!天呀!要是这样,这女孩又是魔尊,刚刚连隗冥都......,那她要是报复我,那我不就......,”訾兰想都不敢往下想。

    “俽儿”这回是隗冥叫的,而且透露这一丝冷气和愤怒。

    “冥帝放心,今日立后宴,我不会这么不识大体!”说着走到椅子上坐下来“继续吧!”

    随着时俽的安静,宾客们才送了一口气,只有一个人一直微笑着,像在看戏。

    隗冥牵着訾兰手紧了一下,“走吧!”

    訾兰缓过来,看着隗冥,点点头。两人走到水晶寒座上,坐下。

    从此訾兰便是这世间八界人尽皆知的冥后了。

    “今日本帝立后,世间八界同庆!”说着举杯一饮而尽,在场之人也都举杯一饮而尽。

    随后就是歌舞,宾客饮酒闲聊,而时俽早已侧躺在椅子上,闭眼,手却摆弄着胸前的头发。

    訾兰坐下后,一直用余光看着时俽,不知道这个魔尊是否真的是安静了,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时俽感觉到了訾兰的目光,她摆弄头发的手停了下来,眼睛也慢慢睁开,她用将魔力慢慢聚拢,然后一朵昙花出现在她手中,时俽从椅子上飞起,直冲訾兰,以隗冥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将那昙花戴在訾兰的头发上,然后一个旋转,腾空,有稳定的落在了自己的椅子上。那样的速度,让在场的人惊奇。

    而隗冥则是一脸的愤怒,快要爆发了,他不知道时俽是如何知道的,也知道时俽今天来的原因,但是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訾兰。

    訾兰呢!刚刚只觉得头上有什么东西,一瞬间很快,她将东西摘了下来,就发现自己被戴了个昙花,訾兰通晓各种花,所以对于昙花她是知道的,而且她本就杨过昙花,在她的花店里还有一颗呢!但她不知时俽是什么意思。可看看隗冥,他现在浑身上下透露着怒气,寒气逼人,让人不寒而栗。在场之人无不害怕。

    只有时俽坐着椅子上,笑着看着隗冥和訾兰说“不知冥后是否喜欢我这礼物”

    “自古昙花一现,如今魔尊赠与我的昙花却可永久开放,訾兰很是喜欢”訾兰只是觉得这个女孩,还没自己大,像个妹妹,以她送自己如此珍贵的花来看,并无恶意,便沉静了许多。

    訾兰说完还拽了一下隗冥的衣服,“也许她没有恶意,你已经吓得大家都不敢动了!”

    隗冥听到訾兰的一番话很是惊讶,怒气也渐渐消弱了,他没想到訾兰竟不害怕,要是换做平常女孩,早就吓死人吧!

    其实不光隗冥诧异,在场之人无不是惊叹于訾兰,刚刚的回答不急不躁,沉着冷静。不愧为是立为冥后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