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厉少的失忆新娘阮小冉厉封爵 > 第905章 不想让她看到的阴暗面

第905章 不想让她看到的阴暗面

作品:厉少的失忆新娘阮小冉厉封爵 作者:禾子歌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看着男人认真的神情,夏岚歌不禁歪头想了一下。

    随后她开口说道:“戈兰的T台秀是半个月后,到底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得看T台秀的效果。”

    “……”

    “如果效果好的话,之后就是各个服装上市的工作,倒也不是太忙。”

    “……”

    “可要是展示的效果不好的话,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心情出去玩……”

    夏岚歌话音还没落下,厉封爵就说:“如果效果不好的话,正好可以出去散散心,想想对策,不是吗?”

    “嗯?”

    听男人这么一说,夏岚歌不禁侧目看向厉封爵。

    她眸子眨了眨,随后嘴角扯开一抹笑容,道:“你是真的很想让我去啊?”

    “嗯。”

    厉封爵说:“其实上次十佬会,就想带你一起去,但因为发生了飞机事故没办法,这次难得你们都在身边,我想让你们一起去……”

    “……”

    见男人这么认真的模样,夏岚歌有点没法拒绝。

    她扒了扒头发,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考虑一下吧。”

    “好。”

    厉封爵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他走上前一步,轻轻地圈住夏岚歌的身子,额头与她相抵,喃喃地说:“因为会议时间长,上次参加会议的成员,不少都带了家属过去。”

    “……”

    “始皇岛地处亚热带,那边四季如春,风景很不错,每天会议结束后,我们可以到岛上去逛逛。”

    “……”

    “据我所知,哪怕是这一年时间,我们住在一起,也没有过全家一起出动,去某个地方度假,这次的机会难得,我想跟你们在一起。”

    “……”

    听男人这么说,夏岚歌忽然间有些明白厉封爵的用意了。

    他就是想一家人一起出去玩。

    刚才男人也提到,会议的成员会带自己的家属过去。

    虽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

    可五年前的事情他都能记得这么清楚,可见那件事在他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试想一下。

    别人一家子出动,会议的闲暇时间一家人出去玩。

    这人嘴上不说,但心中肯定是羡慕的。

    毕竟是机会难得。

    夏岚歌眸子闪烁了一下,似乎心中已经拿下了决定,抬眸看着男人,说:“感觉,咱们还真没全家一起去哪儿玩过。”

    “……”

    “好吧,我会尽量将这次T台秀做到尽善尽美。”

    “……”

    “反正尽人事听天命,若真的不行,就先休整一下,然后跟你去始皇岛。”

    “……”

    听夏岚歌妥协,厉封爵漆黑的双眼顿时亮了一下。

    他将人抱得更紧几分,笑着道:“你放心,那里好玩的挺多的,你跟孩子们不会无聊的。”

    “嗤。”

    夏岚歌听完忍俊不禁。

    她的手也主动地圈住厉封爵的背,头靠在男人的肩上,说:“我有什么好怕的啊?只要是跟你在一起,我就不会觉得无聊。”

    “……”

    这番话,让男人一阵动容。

    厉封爵轻轻将夏岚歌拉开一点,正视着她的脸。

    看着她脸上明媚的笑容,他眼中的神色也变得更加柔和了。

    男人情不自禁地俯身弯腰,在夏岚歌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道:“岚歌,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就是能拥有你跟孩子们。”

    夏岚歌盯着厉封爵,眼角一弯,道:“真巧,我也是。”

    ……

    两人一起下楼。

    而孩子们竟然比他们更早地坐在了饭厅里。

    “爹地妈咪早安。”

    阮小贝脆声打招呼道。

    “小贝早。”

    夏岚歌笑着跟孩子打招呼。

    “咦?”

    阮小贝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视线在夏岚歌跟厉封爵身上扫视了一圈,眨眨眼,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道:“妈咪,你跟爹地和好啦?”

    “欸?”

    夏岚歌一愣。

    随后想起昨晚孩子说他们两个像是在闹脾气的事。

    虽然她都解释了不是。

    不过两个小家伙贼精得不行,就算否认了,肯定也不会相信。

    没辙。

    夏岚歌只能挤出笑,承认道:“算是吧?”

    厉封爵替她将椅子抽开,回头看着她,笑着道:“坐吧。”

    “嗯。”

    夏岚歌应了声。

    然后坐在厉封爵抽开的椅子上。

    而两个孩子的视线一眨不眨地盯在他们身上,夏岚歌感觉比一千万的灯泡还让人难受。

    有两个太过于早熟的小宝。

    真是件有压力的事。

    她深吸一口气,决定忽视掉孩子们的视线,埋头吃饭。

    厉封爵见她只顾着喝粥。

    给夏岚歌夹了两个水晶烧麦在旁边的碟子里,说:“别光顾着吃饭,今早的烧麦不错,尝尝。”

    “哦……好。”

    夏岚歌抬头看了厉封爵一眼。

    然后夹起一个烧麦放进嘴中,里面包裹的新鲜虾仁儿非常的滑嫩,带着海鲜特有的鲜甜。

    她眼睛顿时一亮。

    又将另一个烧麦也吃掉了。

    “味道怎么样?”

    厉封爵问。

    “嗯!”

    夏岚歌连着点了两下头,双眼放光地看向厉封爵,说:“这个烧麦真不错。”

    “蘸点醋更不错。”

    厉封爵又夹了一个,蘸了香醋送到夏岚歌的嘴边,道:“张嘴。”

    “……”

    夏岚歌看到送到自己嘴边的烧麦,不禁眨了眨眼。

    她没有立刻张嘴,而是紧盯着厉封爵,眼中带着一抹惑色,好像是在说,他这是要闹哪出?

    孩子们都还看着呢!

    而厉封爵就像是没有看懂她眼神中的含义似的,他眉眼间含着笑,催促道:“张嘴,不然醋都要掉了。”

    “……”

    夏岚歌没辙。

    在香醋拿上要掉桌上的前一秒,张嘴将厉封爵递过来的烧麦含入口中。

    一口吃下烧麦,腮帮子鼓鼓的。

    厉封爵看了一眼。

    情不自禁地伸手,在她的脸颊上戳了一下。

    “嗯?!”

    夏岚歌因为嘴里还有东西,说不了话。

    只能瞪大眼睛看向男人。

    只见厉封爵嘴角噙着笑,说:“你腮帮子鼓鼓的,就忍不住想戳。”

    “……”

    幼稚!

    夏岚歌赏了他一个白眼。

    孩子们见万恶的大人们竟然旁若无人的秀恩爱,阮小宝率先看不下去,觉得牙酸,直接将视线转移到一边,开始吃早餐。

    阮小贝则回头,凑在阮小宝的耳边,窃窃私语道:“小宝,感觉爹地妈咪是真的和好了耶。”

    昨晚上吃饭的时候。

    虽然妈咪极力想要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却无意识地跟爹地拉开距离。

    但今早上一看。

    两人的关系明明还是跟之前一样要好嘛。

    孩子最喜欢看两个大人秀恩爱。

    阮小宝则翻了个白眼,撇嘴说:“我就知道是白担心了,他们两个待在一起,哪次不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但是吵归吵。

    每次吵完架以后,两人的感情都会比之前更加亲密。

    果然。

    不以离婚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他以后再也不管这两个糟心的大人的事了。

    “嘻嘻。”

    阮小贝跟阮小宝是截然不同的想法。

    只要爹地妈咪能好好的,她就开心,小宝觉得秀恩爱他牙酸,但是她却希望爹地妈咪能多多撒糖。

    关系能永远这么要好。

    饭后。

    阮小贝留在家里,跟着家教老师一起上课。

    阮小宝则跟着夏岚歌还有厉封爵一起出门,待会儿和厉封爵一起去公司实习。

    在车上。

    孩子又被迫接受狗粮轰炸。

    虽然两人或许因为有孩子在,已经很克制了。

    但是同坐一辆车,有必要还手拉着手吗?

    视线的交流需要那么频繁吗?

    阮小宝觉得自己太难了。

    因为非常擅长察言观色,所以对厉封爵跟夏岚歌来说,克制的行为,在阮小宝看来都非常的明显,简直整个车都开始散发出粉红泡泡了。

    忍了一路。

    车子最后在戈兰的大厦停下来。

    夏岚歌打开车门下车,回头对厉封爵还有阮小宝挥手打招呼道:“阿爵,小宝,那我去公司了。”

    “去吧。”

    厉封爵面容带着一抹柔和之色,俊美的脸庞似乎都增添了几分绮丽的色彩。

    他笑容温柔,道:“下班我来接你。”

    “好。”

    夏岚歌点头应道。

    然后又回头对阮小宝道:“小宝,妈咪走咯。”

    “……”

    阮小宝没吭声,只是对夏岚歌摆了摆手,让她赶紧去公司。

    夏岚歌转身朝着戈兰的大厦走去。

    车子还没有开走的迹象。

    孩子不禁纳闷。

    他回头对前方的司机道:“王叔叔,可以开车了。”

    “……”

    司机闻言,似乎还有些为难。

    他的视线快速在厉封爵身上扫了一圈,男人的目光还一眨不眨地盯在夏岚歌的背影上。

    孩子循着司机的视线看过去,也留意到这一点。

    他立马明白了司机的意思。

    嘴角狠狠一抽。

    合着。

    还要等妈咪走进大厦里面才能离开啊?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离谱?

    又不是见不着。

    天天都见面,需要搞成这样嘛?

    最后。

    等着夏岚歌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大厦后,厉封爵才慢慢地将视线收了回来,淡声道:“走吧。”

    “是。”

    司机应下。

    然后车子缓缓开了出去。

    阮小宝跟厉封爵是相对而坐。

    从夏岚歌离开后,车内的气氛顿时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男人的脸上也再也找不到半点温柔神情的样子。

    他。

    又变回了那个不言苟笑的男人。

    阮小宝看着面无表情看文件的男人,眼皮都跟着一抽。

    这差别待遇要不要这么明显?

    有妈咪在的时候。

    男人就跟三月的春风一般温暖人心。

    妈咪不在的时候。

    那就是万年不化的冰霜,自带冷冻效果。

    他好歹也还是他的儿子好吧!

    要不是这男人平日里对他还不错,他都要怀疑自己其实是男人捡来的了!

    忍了好一会儿。

    阮小宝实在憋不住了,最后开口道:“爹地,我有话要跟你说。”

    “……”

    男人手上动作一顿。

    他抬眼看了孩子一眼,瞧着他脸上认真严肃的神色,眸子一闪,随后便将手中的文件慢慢合上,淡声道:“正好,我也有话要跟你说。”

    “是吗?”

    阮小宝挑眉,说:“那我先说。”

    “说吧。”

    “明天我不跟你们乘一辆车了!”

    孩子开门见山,声音中满满的都是嫌弃,道:“你们两个秀恩爱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我看得牙酸,我明天要自己坐一辆车!”

    “真好。”

    厉封爵听完后,俊美的脸上带上了一抹浅笑。

    他看向孩子,由衷地说:“其实我也发现你跟我们同坐一车挺碍眼,我想做点什么都还要顾及你这个电灯泡,你能这么自觉申请换一辆车,我很高兴。”

    “……”

    阮小宝一听,皮笑肉不笑道:“不必客气,这也是我希望的。”

    “那你自己跟你妈咪说。”

    厉封爵重新拿起文件,慢条斯理道:“我不希望你妈咪误会是我逼着你妥协,记住,强调你是自愿的。”

    “……”

    真是个糟糕透顶的大人!

    阮小宝听着男人风轻云淡的话,感觉肚子都快气炸了。

    为了跟妈咪亲近。

    竟然将儿子撇一边去,这真是亲爹嘛!!

    不过也好。

    眼不见为净,他才不想被耳濡目染,然后长大成为他这么糟糕的大人!

    一大一小争锋相对。

    车子慢慢驶向远方。

    ……

    戈兰。

    夏岚歌在办公室忙了一上午。

    到了晌午。

    洛弯弯跟郁欢过来找她去吃午饭,夏岚歌正准备答应,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他们说:“抱歉,能让我先打个电话吗?”

    “行吧。”

    洛弯弯说:“那我跟郁姐先去楼下等你。”

    “好。”

    夏岚歌对洛弯弯笑了声。

    看着他们离开后。

    她将手机拿出来,然后给司徒麟打了个电话过去。

    虽然她跟厉封爵之间的矛盾解决了,但还是有必要跟小麟子说明一下情况。

    “嘟嘟嘟……”

    拨号过去后。

    电话响了两三秒,便被接通了。

    “姐。”

    司徒麟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来。

    “嗯,是我。”

    夏岚歌应道。

    “……”

    听着夏岚歌如常的语气,司徒麟微微顿了一秒,他似乎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不禁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决定好了?”

    “嗯……算是吧。”

    夏岚歌淡淡道。

    “怎样?你的答案?”

    “……”

    夏岚歌深吸一口气,随后说:“谢谢你昨天将那些事告诉我,不过我还是决定跟阿爵好好过。”

    “……”

    这次。

    轮到司徒麟沉默。

    手机中,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夏岚歌听不到另一边的动静,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小麟子?”

    她轻声地试探地问了一声。

    隔了五六秒的样子。

    司徒麟才长长地呼了口气,像是才缓过来似的,有些无可奈何,道:“虽然我预料过这个可能性,但是现在真听你这么说,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嗯。”

    夏岚歌也应了声,说:“其实我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解决这个问题。”

    “……”

    司徒麟一听,不禁嗤笑了声。

    他稳了稳心神,才继续出声问道:“所以呢?那个男人到底对你说了什么花言巧语,竟然真让你妥协了,决定继续跟他好好过日子?”

    “也不是花言巧语吧?”

    夏岚歌忍不住替厉封爵辩解,说:“虽然他却是瞒着我做了不少事,但真要说起来,也不是不能原谅的大事。”

    “可那个男人瞒着你。”

    司徒麟强调,道:“那么阳奉阴违的一个男人,你觉得他能靠得住?”

    “我想,应该靠得住吧?”

    夏岚歌慢吞吞地回应道。

    “……”

    司徒麟一噎。

    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真不明白那个男人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能让她这般死心塌地。

    努力地平息了下自己的怒气。

    司徒麟继续道:“你真的想好了吗?那个男人将对付别人的心机城府用在了你的身上,一旦开了这个头,难保今后你们再次发生分歧,他不会再用。”

    “……”

    “你能接受一个对你耍心机手段的丈夫吗?”

    “……”

    其实,这也是之前夏岚歌所担心的。

    她害怕男人会将那些心机手段用在她身上,而看他对付陆家跟狄家的手段,若真的要对她动手,她恐怕是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

    她还是选择相信厉封爵,道:“阿爵说了,只要我跟孩子们不离开他,他不会再做这种事。“

    “呵。”

    司徒麟一听,直接冷笑出声,道:“姐,这种谎话你也相信?”

    “我信。”

    夏岚歌坚定道。

    “……”

    司徒麟听她回答得如此斩钉截铁,不由得愣了愣。

    夏岚歌继续说:“我知道阿爵是真心爱着我跟孩子们的,他只是太没有安全感,所以才想用极端的手段将我们留下来。”

    说来也是奇怪。

    明明是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人。

    他那么优秀。

    有着世上难以匹敌的容貌跟家世,人又聪明手握实权。

    却偏偏在她跟孩子们的事情上那么没自信。

    夏岚歌也反思了一下自己。

    她觉得。

    厉封爵那么没自信,其实跟她的态度也有一定的关联,因为他们两个都是性子要强的人,相处起来摩擦也更多。

    明明厉封爵这样的人,是不需要迁就谁的。

    但他却为了留住他们,不断地在妥协,不断地改变自己。

    虽然有些地方还是让她很生气。

    但她也不能无视男人为他们所做的努力。

    厉封爵为了留下他们都这么拼命了,夏岚歌觉得自己也应该有所表态。

    至少。

    不能让人寒了心。

    信任。

    是她唯一能拿出手的东西。

    所以她选择了相信厉封爵,相信他不会再将心机手段用在他们身上。

    “……”

    司徒麟没有读心术,不知道夏岚歌心中在想些什么。

    但是透过夏岚歌的那番话,还有那长时间的沉默,其实他心中也是有些感应到的。

    司徒麟心里有点烦闷。

    对夏岚歌也有些恨铁不成钢。

    真的太容易妥协了。

    这次男人明明犯下了很严重的错误,可是他姐还是选择了原谅。

    她是真的爱厉封爵爱得没了理智。

    “小麟子。”

    这时。

    夏岚歌再次出声,道:“其实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希望我能在厉封爵身边,不再受任何委屈。”

    “……”

    “但是你放心,你姐夫是真的很努力地想要维护我们。”

    “……”

    “为了让我跟孩子们开心,也做出了很多妥协,他这些努力,我希望你不要忽视掉。”

    “……”

    “这次的事,谢谢你告诉我。”

    “……”

    “我也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你,所以,这件事就让他过去吧,不用再提了。”

    “……”

    司徒麟听着夏岚歌的话,身子一垮,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他人抵在车子的靠背上,淡声道:“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小麟子……”

    “也罢。”

    不等夏岚歌把话说完,司徒麟便长呼了口气,似乎有些自暴自弃,道:“我只是将我调查到的事告诉你而已,你到底如何决定,还不是看你自己?”

    “……”

    “你要相信就相信吧,只是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可别哭鼻子后悔。”

    “呵呵。”

    夏岚歌一听,不禁笑出声来。

    她眼角弯弯,带着一丝柔和之色,喃喃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后悔的,我相信阿爵不会让我后悔。”

    “切。”

    司徒麟撇嘴,说:“那个男人又不在你身边,要不要说这么肉麻兮兮的话?”

    “嘿嘿。”

    夏岚歌打趣道:“你羡慕嫉妒恨了吧?真要是羡慕,就赶紧也交个女朋友,你都老大不小了,也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龄了……”

    “你是我妈吗?”

    司徒麟眼皮一抽,道:“我的事你就别管了,管好自己就行。”

    “我是你姐,当然关心你了。”

    “不需要!”

    司徒麟强硬道:“姐,虽然你相信厉封爵,但是我还是信不过他,我会一直盯着他的,若是他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绝对会将你跟孩子带走,不会再让你们见面。”

    “哈哈,你这么定了。”

    夏岚歌笑着应和道,随后话锋一转,道:“不过我感觉你的想法不会实现,毕竟他那么爱我。”

    “……”

    司徒麟一听,差点牙都被酸掉。

    他赶紧将手机拿远一点,说:“行了行了,真是听着都肉麻,没事我就先挂了。”

    “嗯。”

    夏岚歌应道:“那你给我的表,我改天还给你。”

    昨天司徒麟给了夏岚歌一块表,说是要求救的话就用那块表给他发信号。

    因为使用的是独立网络系统。

    不会被屏蔽掉信息。

    “你留着呗。”

    司徒麟说:“虽然厉封爵那儿是用不上了,但是也可以当做信号发射器,若是你遇到什么危险,我也能第一时间知道,然后过来救你。”

    “那好吧。”

    夏岚歌也没有再推辞,笑着道:“那就谢啦。”

    “嗯。”

    这时。

    又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因为占线而被挂断。

    夏岚歌看了眼,是洛弯弯打过来的。

    估计是等得太久了,所以打电话过来问她是什么情况。

    她敛了敛心神,对司徒麟说:“小麟子,我朋友打电话让我去吃饭了。”

    “行,那你挂吧。”

    司徒麟道。

    “拜拜,咱们改天再聚。”

    “嗯。”

    跟司徒麟挂了电话,夏岚歌便快速朝楼下赶去。

    另一边。

    司徒麟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手慢慢放下,手机也随手丢在了旁边的座位上。

    他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未明之色。

    其中夹杂着一丝茫然。

    还有隐隐的落寞。

    其实。

    这次将厉封爵的那些事告诉夏岚歌,虽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希望夏岚歌能看清楚跟她朝夕相处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

    但要说一点私心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他以为。

    夏岚歌知道了这些事后,肯定会陷入迷茫,会犹豫不决,会想着要不要离开。

    只要他有这样的念头。

    他就又能有希望了。

    可惜。

    今天夏岚歌的一通电话,直接将他刚燃起来的一点小火苗给彻底浇灭。

    毫不留情。

    一点余地都不给。

    “呵。”

    司徒麟忍不住发出一阵轻笑声来。

    只是这道笑声中,又压抑着说不出的痛苦跟苦闷。

    他们的感情真的很深啊。

    哪怕厉封爵对他姐用上了心机手段,也阻止不了他姐继续爱着厉封爵。

    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可他对她的感情也不浅。

    哪怕不能在一起,哪怕被要求必须将这份感情转化成亲情,哪怕能将所有的真实情感全部压抑着心中,可他内心深处始终明白。

    自己爱的人是夏岚歌。

    这一点。

    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改变。

    只是有了六年前的教训,司徒麟不敢再对夏岚歌做极端的事了。

    他是真的怕了。

    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又把他姐给弄丢了。

    这次是六年。

    要是再消失,不知道又要等多久。

    与其将人强行留在自己身边,还不如远远地看着她幸福,只要她能开心快乐,永远在他能确定位置的地方活着,这就足够了。

    所以。

    他必须要替夏岚歌扫除一切障碍。

    司徒麟不会全然信任厉封爵的,哪怕他现在真心,可未来的日子还那么长,男人周围的诱惑又那么多,谁知道他能真心到几时?

    只要厉封爵有一丁点越轨,做出对不起夏岚歌的事。

    司徒麟都绝对不会放过他。

    夏岚歌是他从小就捧在心尖的人,是他黑暗内心中唯一的一缕光明,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她。

    如果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

    他也不介意当恶人。

    司徒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阴暗的事情,琥珀色的眼眸顿时暗了几分。

    周身也逐渐散发出一股摄人的戾气来。

    而就在这时。

    车子忽然刹住,停了下来。

    “……”

    司徒麟眸光一闪,回过神来。

    他抬眼朝前看去,只见前方停着一辆车,正好将他们的去路给挡住。

    “麟少……”

    司机回头,有些为难地看向司徒麟。

    “……”

    司徒麟看着前方,双眼中闪过一抹冷然之色。

    只见前面挡住他们去路的车子,忽然一个人走了出来,他快速走到后方,将车门打开。

    接着。

    率先看到的就是一只黑色的锃亮的皮鞋。

    随后就是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从车内垮了出来。

    对方轻抚了下银制的袖扣,俊美的脸庞微微向司徒麟这边倾斜,深邃如同黑曜石般的双眼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冷然跟沉静。

    真是从上到下,都让人觉得碍眼至极。

    这不是别人,正是让司徒麟讨厌进骨子里的厉封爵。

    看到厉封爵走出来。

    司徒麟的下属也顿时进入了警惕状态。

    “麟少!”

    下属本是打算不让司徒麟下车,因为现在他们还探不轻厉封爵的虚实,而因为昨天司徒麟跟夏岚歌告状的事,这个男人极有可能是来找茬的。

    但那个下属的声音才刚落下。

    司徒麟就更快一步地打开车门,然后也走了下去。

    !!!

    对方看司徒麟已经下车了。

    也赶紧跟了出去。

    司徒麟看着站在前方不远处的厉封爵,英俊的脸庞上微微有些阴沉,一点笑都没有。

    他迈开长腿,一步一步朝着厉封爵走过去。

    然后两人在相隔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停下后。

    司徒麟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邪佞的笑,他似笑非笑地盯着厉封爵,嘴角一勾,道:“这不是厉总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不会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

    厉封爵的目光淡淡地在司徒麟身上扫了一圈。

    随后。

    他薄唇微启,语调清冷不带半点感情,道:“这次我让你调查了,是看在岚歌的面上,你最好收敛一点,别总是在她面前煽风点火。”

    “哈?”

    听厉封爵这么说,司徒麟立刻就笑出声来。

    他眯着眼,冷冷看着厉封爵,反问道:“我煽风点火?请问我说的话哪句不是真的?你不就是背着我姐在她背后搞小动作?”

    “……”

    “厉封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既然干得出来,就别怕被人调查。”

    “……”

    厉封爵冷漠地看着司徒麟,虽然朝前迈去。

    一步一步。

    朝着司徒麟逼近。

    最后。

    两人的距离拉近到只有半米不到。

    厉封爵停了下来,他视线跟司徒麟对峙,道:“我自然不怕被人调查,因为我今后做的每一件事,我会告诉岚歌,不再瞒着她。”

    “你最好说到做到。”

    司徒麟冷笑,说:“别以为她身边没人,我永远都是她的后盾,你要是敢对她不利,哪怕是倾尽整个司徒家,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呵,口气不小。”

    “要试试吗?”

    司徒麟眼底闪过一抹戾气。

    厉封爵没有再跟司徒麟对峙,他视线一转,淡声道:“你是岚歌的弟弟,我不会跟你动手,但我也不会心大到任由别人随意调查我。”

    “……”

    “你最好收敛一点。”

    “哈?”

    司徒麟一听,不带半点害怕的,挑衅道:“你要是没做心虚事,又怕什么调查?”

    “……”

    厉封爵眸光冷了几分。

    他视线静静地凝在司徒麟身上,道:“我不做亏心事,不代表就能任由他人调查,你最好搞清这个逻辑。”

    “那真是抱歉。”

    司徒麟歪着头,双手插在裤袋中,懒懒地笑着,道:“对你的调查我不会中断,虽然我姐相信你,但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你的。”

    “……”

    “我会让你时时刻刻记住,有个人一直盯着你。”

    “……”

    “你做事之前,尤其是跟我姐相关的事,最好给我三思再三思,敢让她伤心,你不会好过的!”

    “……”

    厉封爵看着司徒麟脸上那股子狠劲儿。

    从他的眼中。

    他看到了司徒麟的觉悟。

    而且通过这次的对话,他似乎也察觉到司徒麟身上的某种变化。

    只见男人眸光闪烁了下,念头改变了。

    他盯着司徒麟,嘴角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戏谑道:“你还爱着岚歌,对吧?”

    “……”

    司徒麟一愣。

    接着。

    他警告地看着厉封爵,道:“我爱她是我的事,你最好别拿这种事去找她麻烦。”

    “呵。”

    厉封爵嗤笑,道:“我没那么无聊,只是你这样可怜巴巴守在岚歌身边,却又求而不得,不觉得可悲吗?岚歌不是让你去找别的女人吗?”

    “跟你无关!”

    司徒麟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似的。

    今天夏岚歌就劝他找别的女人,现在厉封爵又提起这个话题,这让司徒麟感到烦躁。

    他不想别的女人。

    一刻都没有想过。

    哪怕之前拥有过那么多女人,却从未有一个走进他的心中。

    他的心。

    只有夏岚歌。

    这辈子也不会再住进别的女人。

    他可以放手让夏岚歌得到她想要的幸福,但他们不需要多管闲事,再给他配个对。

    只听司徒麟的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道:“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别做出出格的事,别做对不起我姐的事,只要你能做到,我不会对你下手。”

    “……”

    “至于你说的调查,你身居高位,平日里调查你的人还少了,反正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

    “你要真介意,我也可以人性化一点,让他们调查时小心点不让你发现。”

    “……”

    “但想让我停手,我告诉你,你在做梦!”

    “……”

    “今天要说的,就这个吧?”

    司徒麟问。

    “……”

    厉封爵凉凉地笑了下,道:“没错。”

    “是吗?”

    司徒麟冷笑一声,说:“那这件事我算是表过态了吧?调查我不会停手,你要是不满,大可以对我下手,看我会不会害怕眨一下眼睛。”

    说完。

    他便转身,直接坐回了车子里。

    司徒麟命人把车掉头,车子很快就开走了。

    厉封爵静静地看了会儿远去的车子,眼中闪烁着一抹叫人看不真切的神色。

    这时。

    李扬走了上来,似乎还有些为难,道:“厉总,这司徒麟根本就不听劝,要不要采取些措施,稍微给他点警示?”

    难得厉总在百忙之中,还亲自过来跟他说。

    结果这小子倒是拽的要命。

    他真以为厉总动不了他不成?

    要不是看在太太的面子上,厉家早就对司徒家动手了。

    “无妨。”

    就在李扬盘算着要对司徒麟这样那样的时候,厉封爵忽然出声,将他的思绪打断。

    “什么?”

    李扬闻言,猛地回神。

    他有些惊诧地看向厉封爵,张了张嘴,不解道:“那个,厉总,你这话的意思,是准备妥协了?”

    “我只是改变主意了。”

    厉封爵转身,朝车子走去。

    李扬赶紧跟上去。

    他还是没明白厉封爵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主意,明明司徒麟那小子的态度那么差。

    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李扬跟在男人身后,继续问道:“厉总,你不是不喜欢被人调查吗?万一那小子发现什么,又在太太面前煽风点火怎么办?”

    夏岚歌什么都好。

    就是耳根子软,容易相信人。

    尤其司徒麟还是她一起朝夕相处共同长大的弟弟,这感情就更不一般。

    说话也更有分量。

    厉封爵却扯开嘴角,悠悠道:“你不觉得这样也挺有意思吗?”

    “嗯?”

    李扬有些不解。

    厉封爵戏谑地笑了声,道:“那小子还爱着岚歌,对自己心爱之人求而不得,只能远远看着对方幸福,你不觉得这对他来说,也是种折磨吗?”

    “……”

    “今后司徒麟的人不必再理会,他爱调查,就让他调查个够。”

    反正。

    今后他不可能再有事瞒着岚歌。

    司徒麟只能在远处,眼巴巴望着他们幸福。

    真活该。

    “……”

    李扬看着男人平静的脸庞上浮现出来的一抹浅淡的笑容,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要说狠。

    还是厉总最狠。

    看似纵容了司徒麟的无礼行为,但是却一直折磨着司徒麟的内心。

    只要司徒麟无法放弃夏岚歌。

    他就不可能从这份无望的感情中走出来。

    这就是对司徒麟最好的惩罚。

    厉总跟太太越是幸福。

    对司徒麟来说,应该就是越绝望的事吧。

    果然。

    对情敌,厉总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攻心的人果然可怕。

    “在想什么?”

    忽然。

    男人冷不丁地声音响起。

    !!

    李扬猛地回神,就看到男人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像是要将他看穿一般。

    他顿时一阵头皮发麻。

    李扬脸上挤出笑,讪讪道:“没,没什么。”

    “是吗?”

    厉封爵挑眉。

    他薄唇微启,慢条斯理道:“觉得我太狠,对吧?”

    “……”

    “虽然我答应了岚歌,会将自己所有的样子展现在她面前,不过,有些太过阴暗的一面,还是不想吓着她了。”

    “……”

    李扬跟在厉封爵身边的时间也不算短了。

    怎么会不明白男人话中的意思?

    他立刻表态,道:“厉总,刚才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见到!”

    “那就好。”

    厉封爵俊美的脸庞上划过一抹绮丽的笑。

    他举止优雅地侧向一边,目光落在窗外的景色上,淡声吩咐说:“回去吧,不然小宝又要纠缠不清了。”

    “是。”

    ……

    事情彻底了结后。

    夏岚歌跟厉封爵又过了一段相安无事的日子。

    不过。

    并不是说他们就能清闲下来。

    厉家合并了狄家,还有很多事务需要交接,厉封爵的工作量比之前也大了许多。

    而夏岚歌也忙着准备T台秀的事。

    这半个月。

    两个人都少有合眼的时候。

    但努力是有回报的。

    半个月后。

    戈兰的T台秀大获成功,因为之前的舆论好转,再加上这次的服装设计大家都非常用功,一经展示,立刻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虽说时装圈子人脉很重要。

    但最重要的,果然还是自身的实力。

    在T台秀成功当天,夏岚歌就跟戈兰的众设计师们举办了庆功宴,并给设计师们安排了一周的假期。

    因为展示过后。

    真正需要忙的就不是设计师,而是服装的加工问题。

    而这些事。

    夏岚歌早在T台秀之前,就联系了面料商,制衣厂的女工们也全部准备就绪。

    只要给了设计图纸,还有所需用到的面料。

    之后就基本没设计师什么事了。

    从杨雪出现开始。

    戈兰内部就**不断,每一个设计师们都紧绷着神经,不敢有丝毫懈怠,如今戈兰总算能喘口气,夏岚歌也趁着自己要去始皇岛的机会,顺便给这些设计师们一起放假。

    在庆功宴上。

    大家听到了夏岚歌宣布这个消息,大多都是欣喜若狂。

    感谢的话语更是不再少数。

    因为开心。

    不少人都喝过了头。

    最好也是夏岚歌安排人善后,将大家一一送回了自己的家。

    等事情全部办妥了以后。

    她走出举办庆功宴的酒店。

    酒店的大门外。

    停着一辆车。

    她刚走出来,司机就下车,替她打开了后侧的车门,恭敬道:“太太,请。”

    夏岚歌走到车前,对司机道了声谢后,便直接坐进车内。

    在车子的内部。

    还坐着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厉封爵。

    “都结束了?”

    厉封爵脸上扯开一抹温和的浅笑。

    “嗯。”

    夏岚歌点头。

    她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双手撑开,道:“这半个月真是累死我了。”

    “辛苦了。”

    厉封爵将她带到自己的怀中,然后伸手替夏岚歌揉按太阳穴,语调中带着一丝笑意,说:“这次的T台秀很成功,之后一周的事你也安排妥善,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嗯!”

    夏岚歌眯着眼,享受着男人的按摩。

    她嘴角忍不住咧开,笑着道:“不过真开心啊,竟然能休息一周,这么一想,就感觉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

    “这是你应得的。”

    厉封爵道。

    “哼哼。”

    夏岚歌轻哼两声,随后又睁开眼,她将男人帮自己按摩太阳穴的手按住,歪头看向他,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干的事啊?”

    “……”

    “我听小麟子说了,虽然之前召开了记者招待会,但网上还有不少攻击我的谣言。”

    “……”

    “他本打算帮我将那些恶意散播负面消息的人给黑了,结果却发现网上又冒出了另一个替我辩解的言论。”

    之前夏岚歌去婚礼现场大闹的事,一直为人所诟病。

    就算她召开记者会,甚至拿出证据证明了自己才是真正的夏岚歌,可网上还是有不少人阴谋论,觉得这就是她跟厉封爵设的计,故意将原配给除掉了。

    而就在大家讨论越来越烈的时候。

    一夜之间。

    又多了另一个说辞。

    将她彻底塑造成了个苦情励志的女主,被人夺走了身份,还成了两大家族抗争的牺牲品,可就算如此,她也没有放弃,一步一步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夺回来。

    一时间。

    网上分成了两派。

    一派是支持她是夏岚歌的,一派是阴谋论的。

    司徒麟啧将计就计,加大力度给支持夏岚歌的那一方造势,同时又不断黑掉那些抹黑夏岚歌的账号。

    很快。

    网上支持夏岚歌的舆论就占据了主导。

    也是因为这样,T台秀的时候才没有了夏岚歌想象中的反对声音。

    因为在这半个月时间里,就有人帮她讲这方面的负面影响给解决掉了。

    虽然司徒麟也帮了忙。

    但他也调查了那个说辞的源头。

    正是厉封爵授意在网上散播,混淆视听的。

    这件事。

    自然也落入了夏岚歌的耳中。

    “……”

    厉封爵看着夏岚歌审视的目光,眨了下眼,道:“我只是想顺手帮你一把,你光是忙戈兰的事就够累了,不想再让舆论影响到你。”

    “不是说了做之前,要跟我说吗?”

    夏岚歌挑眉道。

    厉封爵说:“你弟天天盯着我呢,我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还不是转身就告诉你了。”

    “哼哼。”

    夏岚歌得意一笑,说:“你知道就好,小麟子就是我安排在你身边的最强眼线,你这么爱在别人身边安排眼线,他在你身边安排几个,不为过吧?”

    “不为过。”

    厉封爵浅笑一声。

    他拉住夏岚歌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眉眼中带着一丝笑意,道:“只要你开心就好。”

    看着男人深情的眼神,夏岚歌心脏没由来地跳动两下。

    她脸微微有些发烫,赶紧错开视线,伸手像摸狗狗似的,摸了摸男人的头,硬邦邦道:“真乖,不过以后我还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好。”

    厉封爵笑着看着夏岚歌,道:“以后我第一个告诉你。”

    “嗯。”

    ……

    第二天。

    厉封爵就带着夏岚歌还有孩子们启程,朝着始皇岛出发。

    坐了大概四个小时的专机。

    他们在始皇岛的私人机场降落。

    下飞机后。

    立刻就有皇权家的人过来迎接,带着他们朝皇权家事先安排的住处过去。

    沿路上。

    他们看到了跟龙国还有云国截然不同的景象。

    因为属于亚热带。

    植被跟北方的相差很大。

    孩子们看着那些绚丽的景色,目不转睛,频频发出惊叹声。

    “妈咪,这里好漂亮呀!”

    “欸?”

    夏岚歌回神,笑着回应道:“是啊,很美。”

    说着。

    她又朝着窗外的世界看去。

    心莫名地打了下鼓。

    一种说不出的怪异的感觉渐渐涌上。

    总感觉。

    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不知什么时候来过这儿。
推荐阅读: 三国之世纪天下 仙韵传 都市超强少爷陈墨林云蓝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 神级小刁民王小天香怡 苏允小说免费阅读 我的绝色大小姐王熙叶轻雪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逆成长巨星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